先污染后治理

2020-01-14 06:50

但是面对并无审批手续的现实,高淳区住建局则解释,这么急切建造沙滩浴场,是顺应当地呼声,为了减少溺亡事故和防止水体的富营养化,纯粹是一个公益项目。

赵运斌:按道理它是手续办完全了以后才可以建,但是我们也考虑到实际问题:一个是夏季要到了。我们这个工程是想夏季之前开放,因为游泳的人多嘛,往年这个固城湖都会有溺亡事故,我们这个初衷是好的,就是为了减少这种溺亡事故,保护这个水源。所以想加快进度,把它建完。

赵运斌:我们区里的停工通知都发给我们了,但是因为手续正在补办嘛,就是为了赶在夏天把这个建好,所以我们抓紧在建。就是这个手续呢,边报边建,确实有一定的问题。

“好的初衷”能否就能堂而皇之跨过程序建设?赵运斌用“事在人为”来解释,认为最终会补报成功的:

政策允许之外,怎么能“先上车后买票”?甚至车都到站了,票都还没买?这个逻辑,好像不太说得通。到底是在先斩后奏、让手续“不得不”通过,还是在抢时间、等不及审批,这些都不得而知,但是在环境问题上,先上车再买票,先污染后治理,已经让人们吃过太多的亏。

在《高淳区“十二五”水利建设规划》中明确写道,“严格按照标准,将固城湖建成省级规范化集中式饮用水源地。”并明确对固城湖的开发提出要求。但标准说不让建、管理机构不让建,这片沙滩依然“顶着压力”竣工,是否“公益”的名义,就能作为违规建设的绿灯?事件的进展,中国之声将持续关注。

赵运斌:我们不是这样认为的,因为我们高淳每年到夏季,沿着固城湖这个湖区,大概8公里长的岸堤,每个岸口都有人下去游泳。建这个沙滩浴场,只不过是把每年游泳的这些人,集中到一个地方去。如果我们不建这个浴场,照样有人要下去游泳。下去游泳他有可能带着香皂、洗衣粉,在湖里洗衣服。这些污水,全部都在固城湖里面了。建了沙滩浴场以后,我们建了冲洗间,把这些污水全部都收集到污水厂,不可能会带来什么污染的。

赵运斌:水利、环保部门都有停工通知,因为你手续没办下来,他肯定会发停工通知给你,每个职能部门都会这样的。

不仅是当地居民有意见,固城湖管理单位、江苏省秦淮河水利工程管理处也将这片沙滩浴场定性为“违法建设”。一年来,主管部门反对,为何沙滩浴场工程建设依旧?

赵运斌:目前我们这些手续,在积极地补申报当中。就是边审批边建设,是这种情况。

沙滩浴场开放时间越来越近,但是在今年1月份《江苏省省管湖泊巡查月报》上,一份《2013年1月固城湖保护范围内违法行为情况表》中显示,固城湖沙滩浴场属于“违法建设”。违法行为发现时间为2012年5月,也就是沙滩的建设初期。

沙滩浴场建在水源地,对饮用水源的污染是当地人的忧虑,赵运斌说,这儿往年本来就有人游泳,沙滩浴场只是把这些人集中在一块固定区域,不会加重污染:

王亚平:他现在没有批准,定性为违法建设。这个去年5月份我们就发现了,我们没有这个权力下发停工通知书。向上面汇报了,上面叫我们责成地方去处理。他们正在搞退圩还湖,现在正在搞方案,我们就是要求他占多少要退1倍以上,占1亩要退2亩多。

固城湖沙滩浴场的修建未获批,管理部门是否曾出面叫停过?南京高淳固城湖管理单位、江苏省秦淮河水利工程管理处工程科科长王亚平:

这听起来挺公益的项目,怎么就不招人待见呢?原来,固城湖是高淳区最重要的集中式饮用水源地,维持着全区七成以上的饮用水和超过八成的农田灌溉用水,可以说是40多万高淳人的“母亲湖”。不少当地人表示,虽然之前也有人在固城湖内游泳,但这“沙滩浴场”是名正言顺地把饮用水变成了“洗澡水”,让人很难接受。毕竟,跟避暑比起来,喝水才是头等大事。

赵运斌:这么长时间没下来,我考虑可能不会那么简单了吧?这个问题应该事在人为,只要我们努力补报成功的话,应该问题不是很大。

记者:这两个批文没有下来之前你们就动工,这个是政策允许的吗?

停工通知下达,但是高淳区住建局想的不是立即停止,而是在补办手续方面加快脚步。

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进入小暑,南京今天(11日)的温度最高将达到37摄氏度。而身处非沿海城市南京人除了去游泳池游泳消暑,今年在南京高淳区即将开放的“固城湖沙滩浴场”,或许也给市民提供了另一个选择:尽管不少高淳区当地的居民对这个沙滩浴场,或多或少都有些意见。

赵运斌承认,他们确实收到了水利、环保部门的停工通知,但并未按要求停工。

赵运斌称,手续都正在补,各项许可都正在审批,但当记者多次提出“是否考虑到最终没能审批下来的情况,那时候沙滩浴场该怎么办”这一问题时,他均没有作出正面的回答,只是依然在强调,各项手续正在审批。

根据2005年3月份实施的《江苏省湖泊保护条例》,将南京市境内的石臼湖、固城湖等全省137个湖泊,列入江苏省湖泊保护名录。根据保护条例规定,“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在城市市区内的湖泊保护范围内从事城镇建设、房地产开发等活动。”

沙滩浴场修建在固城湖北岸湖边,全长五百米的沙滩,从岸边延伸进固城湖内,湖里被浮球圈出游泳区域,岸边的更衣室、救生员塔等设施都正在修建中。正值中午,有几个当地学生进入沙滩区域玩耍,被保安要求离开。

在高淳区发改局2012年3月6日下发的《关于同意高淳区固城湖沙滩浴场项目建设项目立项的批复》中明确写道:“在做好规划、环评、招投标等相关前期工作,待完成后再到我局办理开工手续”,但是沙滩浴场工程已接近竣工,相关手续仍未办妥。

赵运斌:这也不是政策允许的,你们懂得,这个也不用问,肯定是这样的。

高淳区住建局办公室主任赵运斌承认,直到现在,建设沙滩浴场所需的手续、行政许可也仍未获批:

住建局:未批先建,也可以这样理解吧。反正手续是积极地在申报嘛。

而2007年3月南京市开始施行的《南京市水资源保护条例》,也明确规定:“禁止从事运动、旅游、娱乐、餐饮等可能污染饮用水源的水上经营活动。”省市两级的禁令,似乎都把固城湖划在了红线里,但它怎么就没拦住这沙滩浴场的建设呢?从修建到现在历经一年左右的时间,监管部门又有过哪些动作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