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由风霜雨雪侵蚀

2020-01-13 01:04

徽商大宅院的巧夺天工之处,还不仅在于那些忧伤的古木、傲世的宅第,更有那一公里长的地表水道,这些若宽若窄若明若暗若深若浅的流觞曲水自成体系,将阴阳五行、天人合一的古典生命哲学机理演绎得淋漓尽致。

徽派风格的徽商大宅院

中国经济网北京4月18日讯 安徽名城歙县,古徽州府衙所在地,闻名遐迩的徽州三雕(木雕、砖雕、石雕)亦发源于此。近年来,歙县更是由于集徽派文化、建筑精华之大成的"徽商大宅院"而名声大振。"北有乔家大院,南有徽商大宅院"已成为歙县旅游业开宗明义的响亮导游词。

复古建筑出自农民之手

进入大门,一连排开的是三座门楼,左右两座清新雅致,而中间的五凤楼却气势磅礴。进入五凤楼就是气宇轩昂的正厅,正厅长40米、宽30米,分上、中、下三进,可称得上徽派建筑第一厅。而徽商大宅院内所有的建筑,如桂溪桥、杨柳快晴阁、梧桐夜雨斋、蔷薇露舍、椿簧馆、茉莉香屋、芙蓉小殿、红蓼廊桥、花信坊、百合轩等等的谋划,正是以大厅为中心点向四周延伸,成众星捧月之势。而与这些富有诗意的名称相符的不仅是那名至实归的建筑实物,更有代表徽派建筑文化的木雕、砖雕、石雕、碑刻字画,其中多是精品,更不乏极品和孤品。尤其是徽商大宅院的镇宅之宝--高悬门梁上的每座约书本大小的明代13个砖雕门洞,随风吹拂,那13扇砖门便会自动转向、开启关闭,令人赞叹不已、拍案叫绝。

徐普来在多年的建筑施工中,对徽派建筑发生了浓厚的兴趣,一次在对旧徽商聚集地的县城朱家巷进行拆迁工程时,他发现朱家巷的房屋虽然破败,但房屋的砖木石雕等构、固件却很精致,毁掉实在可惜,就有意识地保存收藏了下来。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业务的不断拓展,他已然深深领悟到徽派建筑艺术的博大、精深。热爱上了这些东西后,同时却看到一些精美的古牌坊、古祠堂和古民居因后人无力维修,任由风霜雨雪侵蚀,更有一座座古建筑被拆弃、坍塌、烧毁,并以愈演愈烈之势流向那些经济发达地区甚至于流失海外。于是,"要尽快抢救、保护徽派建筑"的念头在徐普来心中强烈萌生。在以后的岁月里,徐普来几乎跑遍了古徽州"一府六县"的每一片村落,花费巨资一件件、一栋栋收购那些散落在乡下、民间已无法进行原地复原保护的古建筑精品,并将这些古建筑的所有构件一一编号精心拆卸运回歙县。经过多年的悉心收藏、日积月累,这些在旁人看来只是些破砖朽木,而在徐普来眼里却是了不起的宝贝已堆积成小山了,于是,他决定化腐朽为神奇用这些他所收藏的宝贝建一座集亭台楼阁、水榭花园、戏台廊桥、牌坊古井于一体的"徽商大宅院"。

在歙县,几乎所有人都认为,徐普来为抢救、保护徽派建筑和文化立下了首功,没有他,就根本不可能有如今辉煌的徽商大宅院,以及今天这个层面上的歙县徽派文化保护。

(责任编辑:sandy)

而这样的一部壮丽史诗,竟然出自一位农民之手。现年65岁的徐普来,自幼随父母从浙江淳安移民到了安徽歙县务农,家境的贫寒,使得他还未成年就外出打工,当然,这也使他自幼见多识广。而苦于人多地少又颇有经营头脑的他,早在70年代就带领了一批民工,活跃在浙江、上海、安徽等地的建筑工地上。1983年他注册成立了徽城镇建筑工程队,那时还不兴叫老板,便自己当起了经理。至1985年,当社会上"万元户"还凤毛麟角时,他已然成为了拥有500万资本金的富商了。

2005年,由徐普来家人注册成立的歙县徽州文化旅游开发中心,向县政府递交了投资、建设、经营徽商大宅院的《项目申报材料》,同年4月,"徽商大宅院"破土动工。

在古徽州旧地界内,至今发现的唯一一幢四层徽派小楼也巧妙地耸立于此,让研究和喜欢徽派建筑文化的众多人士格外倾心。

徽商大宅院位于安徽省黄山市境内的练江西岸,占地面积约13000平方米。院内集中罗列了29幢明代以前,至明、清、民国的徽派建筑,108扇大木门、1085根木柱、36个天井曲径通幽,峰回路转,组成了一组典型徽派特色的深宅大院。

然而,这个被当地政府制作上邮票、印成明信片、省、市、县三级领导一以贯之支持并加以指导、已成为徽派建筑文化博物馆、人人都说是歙县的骄傲的徽商大宅院,目前却突然被定义为"非法建筑"而"风雨飘摇"了起来。徽商大宅院,一夜之间,因"非法"而几成歙县之耻辱?

可以说,徽商大宅院内的亭台楼阁、大厅敞堂、书斋学肆、绣房闺室、坊桥池溪、古树老花、砖木石雕等等,有机地绘成了一篇精彩纷呈、风茂毕露、内涵博大的徽派文章。

徽商大宅院自她问世的那天起,就引起了阵阵惊叹之声,有识人士曾放言:这是一个空前乏后的旷世之作,是一部徽文化的壮丽史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