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三个方位的拓展空间

2020-03-19 02:42

不仅是空运,目前西永已形成覆盖水、陆、空的快捷物流通道——以国家铁路综合物流中心所在的西部现代物流园为起点,“重庆造”笔电可通过“渝新欧”铁路直达欧洲,还可通过“铁海联运”运达深圳盐田港、上海洋山港,从海运抵达欧洲、北美。

田丰伦认为,随着集聚区入住人口逐渐增多,二环线上的商贸物流业,包括交易市场、仓储配送等生产服务性产业将迎来巨大发展机遇。

而今,随着西永综保区、大学城相继建成,电子产业集群和枢纽口岸建设等日渐完备,该区域现已具备提速发展的基础条件。另外,西部片区地处主城连通都市发展新区的节点,以大学城的人才优势、综保区的便利贸易条件,以及现代物流基地的完善配置,它的提速将带动渝西产业带随之提速。

“在第三产业中,劳动密集型的商贸物流业是吸引就业密集度最高的行业之一。”田丰伦表示,依托建设人口集聚区而催生出的这种商贸物流业格局,既能有序拓展城市空间,又将为新增城市人口提供就业岗位。

向北“见高度”

向南“加力度”

因此,西部片区就成为“一圈”的三个功能区中,承上启下的要冲之地——既承接都市功能核心区中的金融、商贸业态,将其作为笔电产业对外贸易的依托,而大学城培养的制造业人才,又可服务于城市发展新区对产业工人的用工需求,提供人才支持。

在两江新区两江汽车城,已初步形成“设计研发-整车制造-零部件配套-分拨物流”汽车产业链条,一个兼顾研发与生产、以知名整车企业为龙头、高端关键零部件为配套的汽车产业集群,正快速向价值链高端升级。

因此,在都市功能拓展区中,南部片区这个产业宜业、生态宜居的生态绿色空间,今后将集纳更多的新增城市人口入住。

拓展区建设如何做到 “既长骨头又长肉”

有别于都市功能拓展区内其他片区,西部片区还有一个独到优势——下辖云集了20万师生的大学城,是理所当然的全市科教中心。

广达员工李青萍从公司下班后,步行5分钟就能到生活区超市买菜。她说,生活区内各项设施都能满足日常生活需要,配套服务与主城商业区没两样。

重庆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田丰伦则注意到,都市功能拓展区的一项建设任务,是“有序拓展城市空间,加快建设悦来、茶园等21个大型人口集聚区,规划未来10年新增人口约400万人。”

依托两江新区这个基础雄厚、产业功能多元化的开发平台,北部片区在功能拓展中,先进制造业将成为产业拓展的“重头戏”。其覆盖面不仅涉及云计算、直升机等新兴产业,汽车、电子信息等支柱产业也需要进行“功能拓展”。

这三个方位的拓展空间,正是都市功能拓展区范围所在。在《重庆市城乡总体规划》中,未来主城建成区1188平方公里的待开发用地,也都集聚在这一区域内。

主战场:两江新区 两路寸滩保税港区

这里有理发店、超市,有阅览室、活动室,花五元就能理发,也可随时去活动室锻炼——这是位于西永微电园的笔电产业工人生活区。

钟颜麟表示,通过前些年“城市向北”、“主城西进”的发展概念,以先进制造业为主导的北部片区、以笔电产业为主导的西部片区发展业已成型。相比之下,南部片区则需要“加把力”,发挥其作为重庆“南下门户”的区位优势,建成为今后主城向南拓展的“新阵地”。

位于巴南南彭的公路物流基地,将建成集大型专业市场、仓储物流、增值加工等于一体的物流园区,重点发展机电、建材等产业。这些我市出口东盟的优势产品,今后将通过“重庆—东盟”公路物流大通道,实现快速运达。

“这种产城融合,就是实现产业与城市同步推进,让开发区‘既长骨头又长肉’。”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金碚表示,“骨头”是产业和城市,“肉”是人气和功能服务。既长“骨头”又长“肉”,一方面可以实现城市土地集约化、扩大产业空间加速产业聚集,同时也能增加就业人口,规避盲目城市化带来的“空城”现象,促进城市一体化建设,更好地实现“组团式规划布局”发展目标。

发展现代物流业拓展南向通道,培育通信设备、物联网产业,构建宜居宜业城区

主战场:西永综保区 大学城 重庆高新区

“北部片区‘见高度’,这个‘高度’即是要建成为深化内陆开发开放、加速吸引全球先进生产要素的集聚地。”钟颜麟说。

以先进制造业集群为主导做大经济体量,成为开发开放和集聚先进生产要素的高地

推进电子产业集群和枢纽口岸,既承接都市核心功能区功能业态,又服务于城市发展新区用工需求

他分析称,这21个大型聚居区多数处于二环线上,与我市规划的一批大型商贸物流设施紧紧衔接——例如“空港聚居区”衔接“空港物流基地”,“大学城聚居区”衔接“铁路物流基地”,“鹿角、龙洲湾聚居区”衔接“重庆公路物流基地”,“西彭聚居区”衔接“黄谦港”等。

电子信息产业方面,宏碁、华硕两大笔记本电脑供应商,以及仁宝、纬创、和硕三大代工企业,落户两路寸滩保税港区后开展的保税贸易,同样是北部片区“功能拓展”的升级。

细数目前南部片区具有的发展优势,这里既有重庆经开区布局的物联网、通信设备等先进制造业,又有南山、明月山、樵坪山等绿色山脉,花溪河、一品河等天然水系,以及众多特色鲜明的温泉、花木小镇……这些产业基础和自然资源,都是南部片区在城市开发中的独到优势。

向西“提速度”

“经过近10年开发,西部新城融合了一大批笔电产业工人和高校科研人才,这一区域在功能拓展中需要进一步提升发展速度。”钟颜麟说,虽然西部片区一直在主城区范围内,但以前由于地形阻隔、交通不便,这一区域发展速度一直相对滞后于主城其他地区。

每天清晨,西永综保区内,惠普公司刚下线一批笔电,工人们便将其包装好,分批装载上集装箱运输卡车。随后,卡车沿绕城高速上的海关监管专用物流通道,将笔电运达至江北机场,再运往全球。

主战场:重庆经开区 公路物流基地

“北、西、南三个方位,集中了两江新区、西永综保区等一批国家级开发开放平台,以及高端制造业和物流、会展等生产性服务业,其经济体量占全市比重最高。”参与五大功能区规划制订的市发改委规划处处长钟颜麟表示,在“功能拓展”概念下,三个方位各自不同的产业基础,决定了都市功能拓展区的发展重点。

打开主城区地图,若以都市功能核心区为中轴,可以看到东边是长江和大型山脉,而北、西、南三个方位,尤其是在外环与内环之间的地段,则有足够的城市拓展空间。

“人的集聚与产业布局相结合,正是在都市功能拓展区建设大型人口集聚区的主要原则,也是产城融合的发展要义。”他表示,比如大学城集聚区和西永微电子园区,蔡家集聚区和水土工业园区,空港集聚区和空港保税区联在一起,就有效避免了居民每天在居住地和工作地之间远距离“钟摆流动”。

开放的重庆不仅有一路向西的“渝新欧”,未来还将有一条向南通道通向大海连接东盟。在南部片区,一个通过公路物流“下南洋”的物流基地,正在成型。

钟颜麟表示,具有全市开发开放“主战场”两江新区、保税贸易“主阵地”两路寸滩保税港区,加上以前发展北部新区打下的汽车、生物制药等先进制造业产业基础,因此北部片区在功能拓展中的任务是继续“拔高”——通过发展先进制造业集群做大经济体量。